教师文苑

联系电话

0731—87876888

玉潭中学的葱兰花

2019-12-26 14:30:07 来源: 作者:万娟 【 】 浏览:91

    暑假将尽,我与先生携儿女回到了玉潭中学校园。香樟大道静悄悄的,滚烫烫的阳光从两边大樟树的浓荫隙缝中穿过,照在油黑的道路上,刺人眼睛。道旁香樟大树下,各种灌木和小草,几乎都夹杂着焦黄,一个个不堪忍受骄阳的痛苦模样,干巴巴没精打采。只有白色浅栏脚下,葱兰依然青翠,狭长的细叶舒展着,葱一样的清秀碧绿,亭亭玉立。走近了细看,细叶跟处,还抽出一根根精神抖擞的嫩茎,顶着一个个小巧玲珑的花骨朵儿。这些细茎有长有短,花苞儿也有大有小,有的不过米粒大小,结结实实的;有的已壮如枣核,顶端红褐的薄膜几乎马上就要被顶开,透出亮亮的粉红来。那是花瓣的颜色。这些葱兰是粉色的,似

 乎比白色更稀罕。可是,我记忆中最早结识的葱兰,却是当年初入大学校门时第一次见到的那种最普通的白色。

眼前浮现出当年自己初入怀化师专校门的情景。带着满身的疲惫与近二十年的希冀,我终于踏入了大学的校门。身上满是农村泥土的气息,身边看到的一个个新同学也多半与我一样,没有新潮的服装,也没有俊俏的容颜。正如路边小草,虽然生机勃勃,却也平凡、质朴,在高树的挺拔与花朵的艳丽面前,终究太不起眼。

然而,正当我有些妄自菲薄的时候,我发现,路边草丛里像洒满了白色的星星一样,开满了亮晶晶的白色的花儿!

我不由得快步近前,弯腰细看。这是什么花儿?经过盛夏炙烤,已经有些干枯焦黄的草地边缘,一圈儿浓绿格外鲜亮,一根根笔直的细茎从这圈特别葱郁的狭长草叶中伸出,每根都顶着一朵白花,直挺地伸向空中,迎向太阳,六片剔透的白色花瓣围着几柱澄黄的蕊,那么安静,那么纯粹,不艳丽也不张扬,但又那么倔强、骄傲,挺立在阳光下面,卑而不微,纤而不弱,闪着光亮,透着生机,格外耀眼。微风吹过,花儿摇动,让人怦然心动。
这是葱兰,很漂亮吧!我们校园里一年四季都开满各种漂亮的花儿。”迎接新生的学姐一边热情的接过我背上沉甸甸的背包,一边带着自豪的口吻为我介绍。

“真美啊!”我由衷赞叹。放眼望去,长长的校园主干道旁,似乎夹着两道浅浅的花篱,葱郁、洁白,朴素而又高雅。

沿着长长的主干道前行,我蓦然发现,不仅这一路,只要是种了花种了树的有泥土的地方,边边角角,都会有一圈儿这样叶葱绿、花洁白的葱兰。

我开始对这花真正有了兴趣,于是,第一次去学校图书馆,就直奔植物科学专柜,了解葱兰的信息。这才知道,它是一种习性特殊的植物,它喜阳光充足,又非常耐半阴,看似柔弱却耐寒力极强,在-10℃的低温下也不会轻易被冻死。难怪园丁们会钟情于它,实在是花中的“平民公主”。她的姓名中带着“葱”字,有葱的随和、顽强,却不落尘俗;带着兰字,有兰的优雅、美丽,却不孤傲矜娇。无论是公园里的绿化带、还是校园里的花坛,亦或林间空地,无论贫瘠还是肥沃,干旱还是潮湿,也无论酷暑还是严寒,都能看到它纤瘦的身影。她平时相貌平平,人们眼里普通花草没什么不同,当花季来临,静静绽放,却真正令人为之动容,为之惊

寒来暑往,怀化师专校园里确如学姐所说花开不断,春天的迎春,夏日的睡莲,从开始放暑假一直延续到开学后一两个月依然不败的串串红,甚至丛竹、垂柳,都曾令我沉醉,令我数载流连,而今,他们的影子却都在我的记忆中逐渐模糊了。只有那看似不起眼的葱兰,也许是最先遇见,也许是感动太深,是她在朴素中绽放的优雅与顽强,真正安慰和鼓舞了当初的我,她在我的记忆中正如她的花语“纯洁的初恋”般历久弥新,永远绽放。

  “秋老虎”逐渐敛去了它的余威。玉潭中学校园里的葱兰花儿开了。一朵朵,一丛丛,小小的粉色花瓣像穿着粉红连衣裙的小女孩,平凡、安静而又倔强、骄傲地向人们展示着她的美丽,一如当年大学校园里带给我鼓舞的葱兰花儿开,吸引了我,带给我无尽的惊叹与喜悦。我忍不住掏出手机,悄悄地把她的靓影拍下,而后,仔细端详,久久回味,甚至想像她繁华落尽的样子。追忆和联想中没有落寞,没有忧伤,只有无尽美好。因为我知道,即使进入寒冷萧条的冬季,面对满地落叶,满目枯黄的情景,倔强自己保持翠绿的本色。不为哗众取宠,也不为自命清高,只为心中那个永远的梦想:即使平凡如一株小草,无论多么卑,也要用青翠抒写坚强,用花朵证实努力。